• 2007-12-11

    シーン練習、その一 - [创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versinner-logs/11869446.html

    “干杯。”
    “……………………”
    “干杯。”
    “……………………”
    “干杯。”
    “…………
    砰,轻轻地。
    “干·杯。”
    砰,撞上了。
    “很好。”我满足地笑了笑。
    “干吗非要干杯?有什么好事吗?”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的僵硬稍微缓解了一些。
    “能把你叫出来还不算好事?”
    她轻轻地露出一个戏噱的微笑,别过脸去啜了一口奶茶。
    “那个老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小姑娘呢?”
    漂亮的直拳,其实你是卫冕冠军吧?
    我也只好尴尬地笑了笑,学着她别过脸,灌了一口易拉罐里的饮料。
    稍有些做作的甜味,和她的一样,是奶茶。
    不熟悉的味道带着滚烫的暖意沿着喉管长驱直入。
    多少给身体带来了一些活力。
    “不是酒真抱歉呢。”
    “得了,我没那么嗜酒如命吧。”
    “现在每天饭前一小时我爸就准时叫我帮他温酒了。”
    “哦?伯父好有兴致啊。”
    “还不是因为你?”
    “……………………”
    短暂的沉默之后,我们都笑了。
    那样的气氛,不能继续了。
    “伯父怎么样?身体还好吧。”
    “嗯。”
    “你呢?”
    “不就在你眼前吗。”
    没错。
    在深秋的夜风里瑟瑟发抖的娇柔身躯。
    跟手中的奶茶一样颜色的肌肤。
    冻得有些发白却更显艳丽的嘴唇。
    被自己吐出的白色气息蒸得微红的脸颊。
    沾着些许水气而闪闪发亮的睫毛。
    她就在我的眼前。
    伸出手去就可以触及的距离。
    伸出手去就可以……
    伸出手去……
    伸……

    沙啦啦啦
    突然清晰起来的雨声。
    从恍惚中猛然惊醒的我连忙移开了视线。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的大脑拼命地命令自己冷静。事实上我也觉得自己仍然保持着冷静。
    但是我吸进来的空气里充满了粘稠的蜜糖。
    和刚刚喝进胃里的微甜的奶茶一起,溶解在血液里,甜甜地流动着。
    心脏已经不由我控制了,满怀渴求地鼓动着,仿佛要将全身的血液都抽干,独享那份甜蜜一般。
    “不是酒,的确有些抱歉呢。”
    是啊……如果是酒的话……
    “?”
    不过……已经足够了……
    “我……”
    已经足够……让我疯狂了……
    灌下最后一口,用力捏了捏空掉的铝罐,深深地吸一口冰冷的空气……
    “其实我……”
    “我知道。”
    “那么我……”
    “不行。”
    “至少给……”
    “上次是最后一次。”
    “为什么……”
    “别问我,你比我更清楚。”
    为什么,不是酒呢?

    那之后,我们之间再没有语言来往了。
    想说的全部都已经说完了。
    想说的东西完全没有说出来。
    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可以说的东西。
    我们只是静静地看着屋檐之外。
    看着那来自上天的恩惠,是如何洗刷着大地。
    看着那一丝丝的滋润,是如何渗入我们的世界。
    看着那势不可挡的冲击,是如何被一层木板轻松化解。
    看着那洋洋洒洒的气势,是如何消散在冷冽的空气之中。
    看着那两只拙劣地互相取暖的刺猬,是如何躲避着疼痛。

    “走吧。”我输了。
    “每次和你出来都会下雨呢。”
    “可你每次都不带伞。”
    “因为,你总是带着啊。”
    “!……”
    我看着她的眼睛。
    这是今晚我第一次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澄净的深潭,带着一丝轻风吹过的波纹。
    可以从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清楚而又模糊。
    和以前一样。
    是的,和以前一模一样。
    没有必要去猜测彼此的想法。
    因为改变的不是感情,而仅仅是决定。
    现实就是这样,上帝拆开了无数个男人,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爱上的肋骨就是自己的那一根。
    而我们都不够坚强,不能忍受互相摩擦的疼痛。
    是的,现实就是这样,冷的,就像吹过身边的深秋的风。
    砰,我打开那把伞。
    收拢在里面的回忆纷纷扬扬地散落开来。
    第一次见面时鲜红色的毛衣。
    在只有两人的教室里看到的夕阳。
    一块糖半杯奶的咖啡。
    港汇百货楼下的泡芙。
    春天如雪般飘散的樱花。
    夏天海滩上滚烫的细纱。
    秋天铺满散步道的黄叶。
    冬天那35块钱的小暖炉。
    还有那些一次又一次风干在空气里的,被这把伞挡下的水珠。
    “来吧。”我站在撑开的伞下,让出身边的空间。
    “这里是你的位置。”
    是的,爱就是这样,暖的,就像她现在的笑脸。

    僕たちは恋人じゃない。
    いっしょにいることができない。
    でも、
    あいしあう。

    分享到: